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怀念我的初恋
怀念我的初恋

怀念我的初恋

和伊的初恋是很纯情的,而且年纪真的太小,小到经不起任何一点瑕疵。当最后一层关系也被超越了之后,我
们对待双方的感觉也和年幼时候过家家一般——好像一点都不熟悉的两口子一般。高二升高三那个暑假,按照我所
在的名牌高中的一般惯例,暑假基本等于没有放假,为的是将要到来的高三生活和学校承受的「重点大学升学率」
的压力。
  原本暑假的时间里,我和伊应该有更多的时间相处,做爱,享受纯情的恋爱生活。但是就因为这个该死的暑假
安排,我和伊的时光一下子被剥夺了。甚至连平日周末相见的很多机会都被无情地削减了。如果一对初婚的小夫妻,
不得不在结婚一小段日子后突然接受分居两地的痛苦,那么最有可能的结果会是什么呢?相信是,思念的加深和电
话里的争吵升级。
  可是我那个时候才17岁,幼稚得很,哪里懂得什么是经营感情。很快就和伊有了或多或少的疏离。这个时候,
成熟而风情万种的渺出现在我的生活里。
  先介绍一下渺,她和我同一年级,因为高三她的文理科班级的调换,她来到了我所在的班级。她在学校是个我
行我素的女生,在这个充斥着如伊这般乖乖女的名牌高中里显得那么格格不入。客观地说,她不是个五官特别精致
的女生,但是她在同年纪中特别出众的穿衣品味和搭配技巧,让同样是穿着校服的学校里的其他女生黯然失色。她
更特别的是,在这样一个我行我素的外表下,在普遍不好的风评下,她却喜爱书写属于自己的文字,细腻婉约,这
点让我深深着迷。
  就因为渺成为我的同学,加上碰巧在网上看过一些我写的心情文字,所以她格外地关注到了我。其实可以说,
当时她想抓住我,设计出一个局抓住我,于是我中招了。渺在看过我的文章后,在一个心情极端低落地晚上打电话
给我,我们就好像许久不见的老朋友一般,聊文字,聊文学,聊压力重重的高三生活的种种不遂。
  我只是把这个电话的内容说给伊听,也是通过电话,我和伊的关系就在瞬间崩裂。那么地不堪一击,我觉得很
痛苦。
  渺一下成为我恋情结束的那个原因,在她知道之后她找到了我,向我了解事情始末。就从那个时候起,常常在
午夜时分我们会通电话,因为高三地课业负担往往使得我们忙碌至晚上11点,那之后就是虚空和强烈的落寞。而不
知道为什么就会习惯性地拿起电话,听渺的声音,听她那万事不惊,进退有度的人生态度。就这样,距离我和伊分
手不到一个月,我便和渺走在了一块。
  很简单地,每天的放学后,每个周末的空闲时间,我和渺便出入在餐吧、泡沫红茶店、电影院、廉价的服装批
发市场里。和初恋不同,这样的恋爱生活让我觉得新奇。以前只是单纯地在家里看电视,喝饮料,吃东西,然后做
爱,再然后回家。现在有更热闹的去处,可以看不同的社会人士,有不同的生活体验,对于高三压力陡然增加的我
来说,是一种非常成功的舒缓压力的方式。
  我和渺第一次接吻也很顺其自然地发生了,而在渺面前我手足无措得好像一个孩子。当时我真的很单纯,完全
不去想这后面意味着什么,只是单纯地享受渺出色的舌吻技巧。我当时居然会很傻的认为,如果我把我的初吻留给
渺,会是多么幸福的事。不过几乎是唇不离唇,我们吻了至少半个小时,吻的我和渺的嘴角都挂满了混在一起的唾
液。
  顺其自然地,慢慢地,我也开始隔着深秋厚厚的衣服触摸和挤压渺的胸部。渺没有任何的不快或者闪躲,甚至
会迎合我的手法轻轻扭动身体表示她的愉悦。我也加大了手指的力量,集中地抚弄渺的胸部。我能明显地感觉到渺
原本在我口中翻动的香舌变得动作缓慢,而她也有意挺了挺胸部,更加紧密地感受我对她胸部的刺激。
  在我认为可以更紧一步,将手伸入渺的衣服里的时候,她礼貌地用手挡住了我。借口是「现在还不行」。这是
非常惹人着急的一句话,因为意味着「将来某个时刻可以,现在暂时不行」。而什么时候才是对的时刻,却一点盼
头都没有,让人很不知所谓。
  但是没过几天,甚至有点让我意外地,更进一步的举动让渺允许了。
  我记得那天晚上渺穿了一件红色的薄毛衫,很鲜亮均匀的红色,外面套着是全市统一的那种西装式的校服外套。
当我们在公园的草地上坐下疯狂地接吻之后,我很自然地解开了她外套的扣子,而那件红色的毛衫一下子让我觉得
脑部充血。因为我从来没有想过渺的胸部居然这么的丰满,我估计18岁的她至少有C 的水准,我一下子就迷醉了。
我用右手托住她的腰部,左手直接在她的右边乳房上摩挲。渺的呼吸变得短促,身体微微颤动。
  忽然渺伸出手抓住我在她右乳上疯狂捏摸得手,引导着我从她毛衫下摆的地方伸进去,慢慢向上,然后按住我
的手掌覆盖在她的乳房上。我略略地一惊,但是脑子发热,根本什么都不顾,就用力地抓住渺的乳房开始搓圆捏扁
了。渺似乎对我这种生硬但是粗鲁的刺激方式颇有好感,居然轻轻地从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咕噜声。说实在话,手掌
摸在布满小挂珠和小水钻的胸罩上的手感真的不好,粗糙极了。不过那是个深秋,气温很低,虽然还隔着胸衣,但
是可以非常直接地感受到女生的体温,和那种温柔的气息,让我觉得非常兴奋。胯下的阴茎早已经充血勃起,非常
硬挺地抬头致敬了。
  更性福的是,下面渺的一个举动让我的阴茎更加地膨大,几乎要爆炸了。
  渺再次伸手到内衣附近,抓住我的手掌,略为向前推开胸罩,将我的手直接按在乳房之上。女性的温情和香郁
的感觉一下从我手上传到我的脑子里,我差点失去理智。我贪婪地游动手指,用食指按压渺早已绷紧发硬的乳头,
时而用力时,而用指甲刮弄。从渺喉咙传来的咕噜声已经变得非常明显,甚至有点嗯啊的意味。我知道这就是渺喜
欢的方式,于是将渺放入我的怀里,从背后环抱着她,把的外套盖在她的胸前,然后双手齐下,将她的胸衣用力向
上推开(特别费劲)。虽然双手一齐刺激她的乳头和整个乳房部分,渺已经全身无力地依靠在我的胸口,侧低着头,
双眼迷醉,发出清晰但低声的声音。
  「嗯……唔……嗯嗯……唔……唔……」
  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坏念头,突然停止了双手对乳头的刺激,停止不动。渺慢慢睁开眼,眼神中流露出渴求和怪
罪的意味,又带着我的手捏摸她的乳房。我当然不会一直停下,而是更加卖力地捏动和触动乳房。更是深处了舌头,
从侧面吻上的渺的耳道,然后环动着我湿漉漉的舌头搅弄她的耳朵。渺明显地受到了更深的刺激,声音有了提高,
可以明显地听到那是满足的呻吟声。
  正在我很得意我使得渺有了性的快感的时候,渺一下按住了我顶在她背后那根已经完全勃起火热坚硬的肉棒。
虽然是隔着裤子,但是渺相当有技巧和轻重适度的按压使得我有了更加兴奋的快感。一个晚上就有这么大的突破,
甚至渺已经开始主动抚摸我的阴茎了,我在那一刻精虫冲脑,直接将渺放倒在草地上,然后不由分说地压了上去。
  接下去的事情让我失望万分,渺受惊似地用力地挣扎,推开了我。一时间。我也被她的举动弄糊涂了,不知道
怎么办。渺迅速地整理了一下内衣和外套,然后搂着我的脖子安慰我:「有些东西太容易得到就不值得了。」我至
今还是很佩服渺,小小年纪就能左右逢源,把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好安顿好,自己不受一点牵连或伤害。在听到这句
话之后,我膨胀到极致的阴茎也有所疲软,脑袋也渐渐清醒了一些。
  就这样三个多月过去了,我们在约会的日子里几乎没有什么新的进展,依旧是停留在伸进胸衣里直接抚摸渺的
乳房,而渺也仅仅是隔着裤子抚摸我顶天一般的下体。
  那个时候学校开始规定高三学生要留在学校晚自习,这样就减少了非周末时间我和渺约会的时间。我们常常就
是在晚自习的时间内借口上厕所,到学校图书馆附近的花园内约会。因为老师管得很严,所以那种感觉就好像偷情
一般,挺刺激的。最重要的是,在学校的小花园内约会,比在一般公园或者海边沙滩要好很多,因为没有人会来打
扰,更不会碰见和我们一样激烈的其他情侣。
  我记得那天是圣诞节,因为每个班级都准备了大概两小时的文艺活动,老师也少有地放手让我们玩了两节课。
活动结束后,大家都很开心,包括当天的晚自习,大家也少有地有干劲,老师也很放心。我又和渺偷偷牵着手溜到
小花园里,然后立刻紧紧拥抱在一起发疯似地接吻。花园里一共有3 张小石桌,每张石桌四个方向都有石凳。我吻
着渺,带着她走向最深处的那张石桌坐下,继续深深地吻着。
  我驾轻就熟地将手伸进渺的内衣里抚弄那对至少C 罩杯的大乳房,没想到今天渺还没怎么弄就很快地过来隔着
裤子抚弄我的阴茎。这么直接的方式让我也投桃报李,用渺最喜欢的方式刺激她的豪乳,弄得她娇喘连连。突然她
温柔地在我耳边说:「要不要看看它们?」我当然倒蒜一般地点头。她伸到背后揭开了内衣,然后将校服外套里面
的衬衣翻起来,直接露出了那一对我魂萦梦牵的迷人乳房。
  月光淡淡地洒在这个小花园内,虽然没有白天那么明亮,但是这样的环境下却也一览无遗。和伊吊钟型的发育
中的乳房不同,渺成熟的身体使得乳房十分丰润,弹性也相当地好,非常有手感。同样是粉红色的乳晕,但比伊娇
嫩的乳晕要显得沉色一些,但丝毫不影响对我感官上的刺激。在没有得到渺的授意下,我直接将我早已润湿的嘴唇
贴在她左乳的乳头上。渺的身体明显地一震,开始有点微微地颤动,向后微仰着头,闭上了眼睛。我知道这是她中
意的方式,于是加上柔软的舌头,配合嘴唇一起揉搓她的乳头。
  渺有些焦急地伸手摸向我的裆部,摸了几下之后似乎觉得不够过瘾,有些生硬地拉下我外裤的拉链,伸手隔着
内裤上下抚弄我火热坚挺的阴茎。我自然不觉得满足,稍微拉了一下内裤的边缘,解放了的阴茎一下子窜了出来,
从内裤边缘高昂地挺立着。渺显得并不那么生涩,而是依旧轻重适度地按压和轻握我的肉棒,用她认为正确的方式
刺激他。说真的,渺的技术确实要比伊要好不少,即便伊有了很多次和我交媾的经验,但在用手刺激阴茎上,还是
显得那么没有天赋和技巧。
  就在这个时候,我突发奇想,把渺整个抱起放在了石桌上,然后我站起低头亲吻她的乳头,她也能顺利地伸手
抚弄我的阴茎。就在这样感官刺激很强烈的场面下,我试着将自己的右手放到渺的大腿上抚摸,然后有意无意地刺
激到她的大腿根部。几次的试探,发现渺一点都不抗拒,反而似乎有点受用的意思。于是我大胆地将两根手指刺激
着渺的下体的位置,而且隔着不太厚的裤子,我竟然清晰地感觉到温湿的感觉。那一定是洪水泛滥了吧,我心里想,
也很兴奋。
  再到后来,渺几乎是快躺到石桌上了,我站在她的侧面,弯下腰吻着她敞开的胸部,一手隔着裤子刺激着她的
私密处;而她则依旧握弄我火热的肉棒。渺双眼迷离地问我:「你会不会一直对我好?」我回答:「会阿,会阿。」
她似乎得到了一个肯定的回答之后也变得坚定,带着我原本隔着裤子抚摸她下体的手,直接伸进了她的裤子里。
  先是触到了内裤棉质的质地,随后进入了内裤里面。碰到一丛稍厚但是非常柔软的阴毛,我的手指稍微绕着阴
毛打了几个圈,然后就在渺的手的带领下,直接覆上了她温热潮湿的阴户。那种手感是很奇妙的,干燥的阴毛过渡
到一片湿漉漉的嫩肉区域,而且多少有点淫靡的感觉。好在之前我和伊有过很多次做爱的经验,对女生的下体不算
陌生,基本的技巧还是有的,于是我开始用两根手指上下搓弄渺的阴唇。渺的身体反应是相当敏锐的,在我的手指
刺激下,她彻底地躺倒在石桌上,双腿也尽量地分开了,扭动着腰部迎合我对她阴部的刺激。并且,她也熟练地握
住了我的冲冠的阴茎上下套弄着。
  我按着我的「理论经验」,摸索到了渺阴道口上部的阴蒂的大概位置。没有什么捷径,就是在那一带摸索、刺
激,以找寻到渺那个最快乐的源点。稍微地摸索了一下,大概有了位置,随着我对阴蒂区域的强烈刺激,我感觉到
了蜜洞口更加地湿润甚至渺有了些许抬屁股的动作。这么欢愉的表现让我更加猴急,开始着急地解开渺的裤子。
  这是直到现在我仍旧耿耿于怀的事,渺在那个时候拒绝了我插入阴茎的要求。依旧是那句话,「有些东西太容
易得到就不值得了」。但是那个时刻确实是兴奋异常,在我的表态下,渺也半推半就地用手帮我将精液打了出来。
在我喷射的那一刻,渺有些闪躲不及,沾了一些在她袖口。她回去教学楼之后还去厕所处理了一下。这次以后,基
本上每次约会,都能由渺帮我打一次手枪。有一阵特别频繁,弄得我腰酸背疼的。但是渺始终不愿意让我插入她的
体内
 后来还有一次比较刺激的是,临近模拟考的时候,学校都会给我们放读书假。每当这种时候。很多同学会跑去
市内大型的公众图书馆读书复习,我和渺也常常借此机会约会。那天中午,我们在图书馆旁边的一个人工湖边上玩,
性致来了之后我们就直接坐在湖沿的草地上开始抚弄对方的下体。身前披着外套,在外套内的我的手不断地抚弄渺
的阴蒂,甚至将一个指节进入她的阴道搅动,但我始终没有感觉有碰到处女膜一类的东西。而渺的手也丝毫不客气,
直接握着我的阴茎快速地套弄,结果我忍不住射精了弄得她的外套湿了一大片。而当我的手指恋恋不舍地离开她的
阴道的时候,虽然带有一些腥臭的味道,但是感觉很不错。特别是中指和食指的第一指节都让渺的爱液泡得皱皱的,
我常以这次的经历取笑她,呵呵。
  再后来,临近高考的时候,渺突然生病了,非常奇怪的肺部疾病,以至于参与不了高考。在她住院期间,我顶
住班主任和年级长的重重压力,经常旷课去医院陪渺,鼓励她,希望她早点好起来。那个时候真的是很爱她,因为
我相信经历这次病魔的考验,我们的爱更坚定了。
  可惜,我猜中过程却没有猜中结局。等我顺利高考结束,考上不错的重点大学和我喜欢的专业之后,渺断绝了
和我的来往。有一段时间,我真的对爱情很绝望,就因为渺这样的离开。
  而一直到近几年,我才通过一些朋友得到一些消息,让我一度觉得自己很SB.
  1 渺的眼光甚高,高三的时候曾经和她朋友说起,全校男生唯一让她觉得有兴趣的就是我,于是我顺利地成为
她的爱情傀儡。
  2 渺的家境不富裕,看中了我花钱大手大脚的本质,在一起的时候全部是用我的钱,后来觉得我的钱不够多,
于是和我分手了。
  3 渺把她的第一次卖给了别人,当然是在和我恋爱之前的事,所以她一直拒绝我的插入,就是怕我发现她不是
处女的事实。
  4 渺在我和我分手后,迅速地成为一个二代企业家包养的对象,后来甚至使得对方离了婚专心和她在一起。
  在纯情的高中时代末期,碰到了这样一个现实的女人,我觉得有些遗憾。但在整个相处的过程中,我却觉得很
开心,也很释然。虽然没有最终走到阴茎插入渺阴道里的阶段,但是我仍觉得很多时刻里,我是完完整整地拥有这
个女人的。我记得和渺分开一年左右的时候,有此渺在QQ上主动和我说话,并且很真诚地为高考结束就离开我的做
法道了歉,可是她对我的亏欠我已不再觉得有意义。生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方式,可以自由选择。
  几年前,那个二代企业家和渺结了婚,我看过他们的婚纱照,我觉得他们很般配。我知道渺是个很适合做老婆
的女人,而且以她的手段,是不会让她老公放弃她的,她总是有那种掌握住男人的魅力。我也衷心祝福她能过好自
己的生活,我也会按照以前的约定,在心里为她留下一小个角落。
  但这次远远不是结束,在接下来我们相处的10个多月里,我们有了更进一步的关系。
  【完】